您的位置首页  生活资讯  民生

长沙银行稳健背后藏隐忧

长沙银行稳健背后藏隐忧

  截至2021年末,该行总资产为7962亿元,是A股上市银行中最接近万亿规模的银行,也是湖南省最大的城商行;截至2022年一季度末,的总资产进一步增至8265亿元,位居中西部城商行第二位。

  业绩方面,据财报显示,2021年,营收同比增长15.79%至208.68亿元,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18.09%至63.04亿元。

  不过,在进入2022年后,却风波不断,频频“踩雷”,也引发了外界对其资产质量和盈利能力的担忧。

  回溯该案件,由于逾期,将ST花王子公司诉诸法庭,要求立即偿还本金1.04亿元,按合同约定支付利息、罚息合计80673.6元,并判令其余被告对上述借款本金、利息、罚息承担连带清偿责任。

  虽然后面经过积极沟通,双方签订了和解协议,但公开信息中,ST花王2021年净利润为亏损6.44亿元,同比下滑802.22%,2022年一季度财务状况继续恶化。是否有还款能力,需要打个问号。

  除了ST花王,还牵涉到恒大系的债务案中,其在4月1日披露,广州分行起诉被告深涛生活服务为恒大智能汽车归还全部剩余本金14亿元、利息0.93亿元(至2022年3月21日),合计近15亿元。

  恒大集团的现状众所周知,要想要回难度不小,更何况,在未征询长沙银行意见的情况下,担保人深涛生活服务已完成股权变更,“卖身”给了中航信托。

  节点财经了解到,截至2021年12月31日,作为原告未执结的诉讼标的超过1000万元的诉讼案件合计90件,涉案金额合计44.05亿元。

  无论恒大的诉讼是否算在其中,都是最惹眼的一笔存在,且相对于长沙银行2021年63.04亿元的净利润,造成的负面影响或是“惊天巨雷”。

  IPG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称,恒大15亿元借款对而言应该已经形成了不良借款,会影响的资产质量、业绩,甚至流动性,对运营的压力是不言而喻的。

  另外,还深陷和恒大的票据纠纷,以及其于2021年授信新华联建设15.80亿元。新华联建设主营业务为房地产开发及文旅综合,2020年至今一直处在严重的流动性危机中,又能否按时偿还的借款?这一切均是未知数。

  2017年-2021年,公司资产减值损失分别为23.23亿元、34.14亿元、51.67亿元、56.91亿元和66.55亿元。2021年的信用减值损失已超过当年净利润总额。

  相比较其他行业,银行的财报很“出格”。毕竟,银行账面的钱,其实都是别人的,对应“负债”;反倒是借出去的钱,才叫“资产”。简单来说,就是利润前置风险后置。

  所以,评估一家银行,除了关注他的营收、利润、净息差、净利差等盈利指标,更应该从不良率、不良偏离率、迁徙率等入手,探究其风控能力和资产质量。

  截至2021年末,发放及垫款本金总额3,696.15亿元,较上年末增长17.34%。发放和垫款占资产总额的比重从上年末的43.28%提高到44.91%。

  不良余额44.23亿元,较上年末增加6.1亿元;不良率1.20%,较上年末下降0.01个百分点;关注类余额73.22亿元,较上年末下降12.16亿元,关注类率1.98%,较上年末下降0.73个百分点。

  不过,该行关注类迁徙率和次级类迁徙率大幅走高,分别较上年上扬6.16个百分点、6.25个百分点。

  “风险迁徙”指标主要有正常迁徙率和不良迁徙率,其中正常迁徙率包含正常类迁徙率和关注类迁徙率,不良迁徙率包含次级类迁徙率和可疑类迁徙率。

  通常情况下,不良率与关注类迁徙率的变化应该是正相关,关注类迁徙率越低,资产恶化的概率越小。

  换句话说,关注类是最有可能转化为不良的;次级类则指的是往下迁徙,如进入可疑类或者损失类,往往有更高的不良处置比例。这意味着长沙银行存在不良进一步扩大潜在风险,后续资产质量承压。

  今年2月,因“经营用途直接流入房地产企业、管理不到位,经营用途间接流入房地产企业”,湖南银保监局罚款130万元。

  1月,出于“个人消费违规流入房地产领域”,张家界银保监局又对张家界分行罚款40万元,并对该分行的零售授信客户经理庹豪和王亚阳分别处以警告。

  同月,永州银保监局因小企业信贷中心永州分中心出现“经营用途违规流入房地产领域”,对其罚款25万元。

  截至 2021年末,该行拥有355家分支机构,全部在湖南省内。其中,长沙市就有165家,占比近半。相比其他城商行,长沙银行的区域属性更加“地道”和纯正。

  截至 2021 年末,省内余额为 3622亿元,占比98.0%,其中长沙市为2106亿元,占比为57%。

  随着规模的扩大,的省内市场占有率不断提升,远超省内其余城商行。截至2021 年末,湖南省内市占率达到 6.38%,长沙市内市占率达到7.73%。

  站在业务角度,集中的区域性业务可能会利好信贷投放,也便于节约成本。然而,面向未来,于湖南省内持续挖掘20多年后,且相对于江浙一带,湖南省并非传统的工业强省,长沙银行后续成长的增量空间或有限。

  理论上讲,区域性银行相对灵活的变通机制和不那么厚重的身体,零售转型享有一定优势。比如资本市场的“大白马”招商银行和宁波银行,都是抓住零售“大风口”,建立起自身竞争优势,得到二级市场认可的例子。

  长沙银行业在财报中表示,围绕“做大基础客群、做深客户关系、做强客户粘性”的发展目标,坚持深耕下沉、数据驱动的发展策略,深入推进零售业务向场景化、数字化、轻型化发展。

  财报显示,2021年,公司零售余额达到1518 亿元,同比增长 17.4%,零售增速已连续多年超过总增速;零售存款2,121.61亿元,同比增长22.49%,零售存款在总存款中的占比达41.90%,较上年末提升3.95个百分点,占比处于行业领先地位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虽然目前长沙银行的零售业务上展现出较快的成长力,但近几年零售已成各大银行的必争之地,区域性银行囿于自身基因的欠缺,比如起步晚,地域约束,客源受限,再加上面临大型银行和互联网金融机构的双重挤压,未来在零售条线获客会越发困难。

  综上,频频踩雷,ROE一路走低,赛道景气度所带来的β收益越来越小,体现在资本市场,截至8月9日,报收6.96元/股,已跌破2018年上市之初的发行价。
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,并不代表本站观点,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。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告知,本站将立刻处理。联系QQ:1640731186
  • 标签:长沙银行会倒闭吗
  • 编辑:刘世力
  • 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