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首页  长沙生活  男女

在长沙做非法鉴定胎儿性别生意的廖医生落网

  凶悍、狡猾、反侦察意识强,当一名涉嫌非法行医的“医生”具备以上素质,要抓到他就变得不那么容易了。

  这两年,一名自称“廖医生”的男子在长沙做起了非法鉴定胎儿性别的生意,还在网上大肆发帖招揽顾客。

  警方曾与他数次交锋,为了逃脱,他甚至拿刀架在记者脖子上趁乱溜走。直到被4个民警抓住,他仍在极力反抗,6个民警一起上,才最终将他制伏。

  一个人,一台B超机,通过网上预约或熟人介绍就能鉴定胎儿性别。检查的场所,通常在偏僻的安置小区出租屋内。这个人自称“廖医生”。

  今年8月,“廖医生”出现在岳麓区黄鹤小区内,为了让抓捕行动万无一失,民警先后制定了三套抓捕方案,并于8月6日将“廖医生”成功抓获。9月5日,办案民警向记者披露了抓捕细节。

  2015年初,长沙市岳麓区执法部门和卫计部门接到举报,在岳麓区洋海塘小区,有一个自称“廖医生”的人从事非法鉴定胎儿性别的生意,为了掌握“廖医生”非法行医证据,一名卫计部门工作人员和一名记者在“廖医生”一位老熟客的引荐下,联系“廖医生”进行胎儿性别鉴定。

  2015年1月4日下午,扮演成“孕妇”的卫计部门工作人员和调查记者走进“廖医生”的工作地点位于洋海塘小区20栋的一个房间内。双方交谈过程中,警觉的“廖医生”发现,扮演“孕妇”的卫计部门工作人员,说话语气和姿态并不像孕妇,而随行女伴的一个大手提袋也让他觉得可疑。随后,“廖医生”故意盘问两名女子,并试图抢夺手提袋,此时门外响起一阵敲门声,更让“廖医生”如惊弓之鸟。他迅速将房门反锁,并抢走了记者包里的摄像机,跑到厨房拿起一把菜刀,架在记者的脖子上说:“今天我没事你们就没事,我跑不了你们也别想好过”。

  房间内,三人僵持不下,房门外,接到报警的岳麓派出所民警早已赶到现场,随时准备破门而入。“当时犯罪嫌疑人的情绪非常激动,为了不让他伤害人质,我们等了3个多小时。”岳麓派出所刑侦副所长周文说,到了下午6点,犯罪嫌疑人有所松动,他先用刀架在记者的脖子上,慢慢从房间走出来,到了小区后面的山下,“廖医生”将记者用力一推,飞快地向山后跑去。

  民警救下人质,对后山进行围捕,但由于天色昏暗,加之犯罪嫌疑人逃脱速度较快,“廖医生”很快失去了踪迹。

  “这个人不仅凶悍,而且非常狡猾,反侦察意识很强。”周文说,首次交锋后,民警在对案情进行分析时发现,“廖医生”很可能不是犯罪嫌疑人的真名,房主对他的真实身份一无所知,而且,“廖医生”选择的行医地点位于安置小区内,流动人口较多,楼栋背后就是一座山,也给了他逃脱之机。

  在调查过程中,周文发现,“廖医生”接触客户时非常谨慎,他只在网上的一些论坛、QQ群里发布自己的就诊信息,除了熟客介绍外,通过网上渠道联系的,“廖医生”都会与客户打好几个电话来确认信息。而且他的手机号码也经常变更。

  直到三个月后,2015年4月18日,门再次接到报警称,在长沙汽车南站附近某酒店的房间内,“廖医生”又开始进行非法鉴定胎儿性别活动。在卫计部门与门执法过程中,“廖医生”再次逃脱。

  今年5月份,湘乡市卫计局再次发现线索:有网友在某母婴网站发帖称,自己通过非法鉴定胎儿性别后,终止了妊娠,并称帮她做鉴定的就是“廖医生”。得到线索后,岳麓派出所联合卫计部门立即成立专案组,通过电话号码、影像资料展开排查。

  7月底,警方终于查出了“廖医生”的住处岳麓区黄鹤小区一间家庭旅馆内。为了将“廖医生”一举抓获,民警开始制定详细的抓捕方案。

  为避免“廖医生”再次逃脱,先得截断他的逃跑路线。蹲点民警发现,“廖医生”居住的房间位于旅馆二楼,房内有一处窗户正对着楼下,一旦有人进来或离开,他在房间都能看得一清二楚,一旦发现情况异常,就能马上逃脱。

  在窗户下,就停着他的小车。周文说,抓捕当天,他曾试图将“廖医生”的小车轮胎先戳破,但当他穿着便装靠近小车时,突然发现二楼半掩的窗口,有一道白色身影一闪而过,周文慢慢拐弯,折返与其他民警会合。

  巧合的是,民警在准备上楼时,在楼下就发现了“廖医生”。周文介绍,当时“廖医生”正从外面返回,双方对视后,周文对身旁民警使了眼色,4名一拥而上,在楼梯口将“廖医生”控制住,由于“廖医生”身材高大,而且抓捕时反抗十分激烈,随后两名民警上前帮忙,6人将“廖医生”死死钳住,才将其制伏。

  “现场他一直很暴躁,被押解上车时,因为之前反抗太激烈。他就瘫坐在靠椅上直喘气。”周文介绍,即便在审讯过程中,“廖医生”的情绪也十分激动,说自己并没有犯法,而是在帮别人的忙。

  经警方查明,“廖医生”本名聂雅,曾是娄底某煤矿医院的医生,由于不满足于现状,聂雅在外面做了小生意,有了一些闲钱后,他开始敷衍工作,并染上了恶习,在欠了高额赌债后,他离开老家来到长沙,想到非法鉴别胎儿性别有“搞头”,便购入一台B超机,靠非法鉴定胎儿性别,并介绍孕妇引产来赚钱还债。

  非法鉴定胎儿性别,到底准不准?聂雅坦言,自己的鉴定结果并不准确。但很多人都想在生产前知道胎儿的性别,利用这种心理,他在多个母婴论坛和QQ、微信群发布可鉴别胎儿性别的消息,称自己为“神医”,不少人都是慕名而来。

  目前,聂雅因涉嫌非法拘禁被警方刑拘,他还涉嫌非法行医。8月12日,聂雅被长沙岳麓区检察院批准逮捕,案件仍在进一步审理中。

  在本案中,聂雅曾是一名医生,但他在非医疗场所,利用仪器为他人非法鉴定胎儿性别,触犯了哪些相关法律?长沙睿邦律师事务所刘明律师认为,这要看他在这两年中是否还持有行医执照,如果没有行医执照,就是非法行医,如果造成严重后果,可以追究刑事责任,如果因为非法行医给他人造成危害,被害人可以要求他做出赔偿。

  如果有行医执照,行医场地可以在非医疗场所进行。但是卫生条件是必要的,必须严格按照流程。如果在一个不符合医疗条件的地方做检测,那么造成损害的后果就要承担相应的赔偿及法律责任。

  聂雅通过网络渠道,发布就诊信息,是否属于违刘明认为,持有行医执照,如果是普通的个人信息或咨询之类就不算是违法,但是发布可鉴定胎儿性别此类信息就属于违法。(潇湘晨报 记者 陈诗娴 实习生 何鸽常盼刘鑫)
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,并不代表本站观点,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。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告知,本站将立刻处理。联系QQ:1640731186
友荐云推荐